您当前位置:图说兴县 > 文化兴县 > 内容

卖柏柴的老人

中国兴县人民政府网    www.sxxingxian.gov.cn    发表于:2017-08-05    来源:兴县人民政府网

年终腊月,县城里变得热闹起来。即便是刚刚落下了一场雪,街上仍是挤满了置办年货的人。寒流袭来,冻的路上的行人捂鼻子打哆嗦。远山被皑皑白雪覆盖,县城主街道上刚落的新雪却被行人踩的融化了点。新年的氛围让这座小县城顿时增添了几许喧闹,大街小巷里吆喝叫卖声破空传向远方。

快过年了,来自县城边上的村里人也加入了叫卖的行列。寒风萧瑟,冷空气卷袭着黄土高原漫向世界的远方。这方狭小的地方,总是让生活过得平淡无奇。怀着新婚后的喜悦,在我同婆姨回门的那天,当我们路过县城南街的那瞬,我由喜悦变成了伤感。远远望去,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在冰冷的地上捆着他蛇皮袋子里的柏柴。天冷的出奇,要是没有什么事,我都不敢将双手裸露在外面。老人的背后,是县城里最为豪华的商场。他把柏柴捆成几小捆,摆放在他的脚底。而他蜷缩着瘦弱的身体,僵持在寒风中。我望见他时,他的嘴角冻的铁青,双手不停地颤抖着。熙熙攮攮的人流穿梭而过,似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我携着刚刚娶过门的婆姨,向老人蹒跚而去。看到这时,我婆姨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她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股悲凉的神情。冷风渐大,西关大桥畔卖杂碎的人家已经在往起搭建避风的棚子了。我望着远方云天,步履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起来。当我到达他的跟前时,他快要收拾起地上的柏柴准备冒寒归家了。看到我走过去,老人张开了他那张冻的铁青的嘴向我问道:“是要买柏柴吗?五毛钱一捆,一块钱三捆。”言毕,我弯下了腰,做好了买他柏柴的准备。 看到我俯身的动作,老人嘴角露出了点微微的笑容。然后,他朝着他跟前的蛇皮袋子里四下翻弄了片刻。然后,他拿出了三捆颜色略呈暗色的柏柴道:“小伙子,这是最好的三捆柏柴,本来是打算自己家用的。你拿去吧!过年时,摆在家里,肯定烧的旺。”出于感谢,我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了老人递给我的那三捆柏柴。

我婆姨从她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崭新的十元钱,递给了老人。随后,老人费劲了力给我找了九块钱。他给我时,我推了几次说不要。但老人意志十分坚强,怎么也不肯要多余的钱。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将钱从他的手里接过交给了我婆姨。 在买完柏柴后,老人望去了天边的斜阳。隆冬时节,天色说黑透就黑透了。在我们正准备乘车离去时,老人也收拾好了他的行装摇摇晃晃地步向了即将昏暗下来的天色里。

回到婆姨娘家时,问及母亲我才知道了这个卖柏柴老人的一些情况。此时此刻,月挂中空。我很想知道,那个远离县城几十里山路的卖柏柴老人是否已平安到家。炉火正旺,我想他应该还在艰难地爬着山路,忍受着凛冽的寒风冒寒归家了吧!

我望向弦月的夜空,久久地注视着黑夜下的远方……

作者:贺潇灵

个人简介:

贺潇灵,生于三晋大地吕梁,成长于美丽的晋西北小城兴县。自幼喜欢古典文学,从高中时起学习写作。到目前为止已在各大文学网站发表作品五十余万字。目前供职于中国航天科工三院,目前正筹划出版个人文集《泊在晨光的河流里》一书。闲暇之余,特为陕西作协主办的《延河》杂志旗下《文学陕军》作为一名评论员。

兴县新闻 基层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