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图说兴县 > 文化兴县 > 内容

黄河野渡

中国兴县人民政府网    www.sxxingxian.gov.cn    发表于:2017-09-19    来源:兴县人民政府网

 

黄河野渡

 

夏未初秋,我去黄河岸边的姨妈家做客。

走下汽车,顺着一条通往黄河的山道走去。透过错落有致的林隙,隐隐约约便可见一片宽阔的河谷了,可以望见黄河浑黄的流水在河谷中缓缓淌过。

我信步来到河边,不觉已是夕阳西下,周围的黄土坡与广袤的沙滩以及眼前的河水那样和谐地融为一体,一切的色彩都被这浑黄给遮盖了。此时之际,忽闻一阵悠扬而粗放的黄河船歌。寻声眺望,一眼瞥见浑黄朦胧的河面上,飘着一叶腰子形的扁舟。舟上一位头戴圆顶斗笠的男人,身板硬朗,正挥舞着一杆长长的船桨,时左时右。随之浪花四泛,噪声塞耳。俄顷,艄公一点木桨,扁舟泊岸。他把“指挥棒”一长杆桨往地里一插,秆梢上拖着一条红红的布条儿在迎风荡拂。望着这位老者,我想起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的那个老人。

我匆匆凑上前去,老人须眉染霜,精神瞿铄。藉他点火抽烟之际,我便道了声:“老伯伯!”老人用温和的眼光打量着我,从我一身打扮,知道我是远来的客人,对我很豪气地笑了笑:“去哪儿?”

“去河对边l0里路的姨妈家。

“现在天色不早,你到不了村,天就黑乎乎的了。夜里走路会出事的,我看这样行不,你和我一块儿过夜吧,明天我再送你去过河。”

听了老人的话,我感动地对他说:大伯,谢谢了。老人和蔼而稍显混浊的眼怜爱地看着我,似乎示意我不用谢他。

走在老人的后面,尽情地欣赏着黄河岸边的田园风光。只见十几只鸭儿振翅疾蹼,觅食,游泳,尽情地嬉戏。在河旁有一间屋子,孤零零地立在那儿,象风雨中憔悴的老人,世事沧桑,很有一些阅历。院边种着一片高大而碧绿的向日葵,金灿灿的花盘随风摇曳着,笑盈盈的像张张迎接客人的脸蛋。老人指着屋子对我说:“这就是我的家,为渡客在这里修盖的。”

“渡客一天多不多?”

多。

“能收入多少钱?”

“不多,由游客自己给,有时没钱也渡。”

老人乐呵呵地答道。我俩正谈得得意,从院中突然窜出一只浑身墨黑的大黑狗,见了主人敏捷地扑在老人身上,摇头摆尾,还不时用舌头舔舔老人的脸膛。老人说:这狗通人性的,我每次回家它总是这样来迎接我。

屋里光线暗淡,墙面亦黑黑的了,屋顶大梁、檩条、椽子,似乎是一只失去了皮肉的动物骨架,让人有种异样的不适。老人弯腰拿起脚边的蓝花粗瓷碗,从紫黑色的陶壶内倒出一碗茶水,递到我面前。山野的茶香扑鼻而来.我才觉得口干舌躁,咕噜咕噜一饮而尽……由于屋内温度较高,只觉浑身热烘烘的,于是,走出屋外来到河岸让爽风来解热。只觉夕阳西山,晚霞像火烧红了半边天。群峰仿佛披上一层玖瑰色的外套。一只暗灰色的苍鹰在半空中翱翔盘旋,时而直冲蓝天,时而像根无形线将它吊着,一动不动,我不禁地吟出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

这时,老人从屋里出来,嘴里吸着一袋旱烟。他吐了吐一口烟雾,用手指着黄河对面的山崖对我说:“那叫红军崖。”

“红军崖?”我有些惊呀了。

对,它可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了”老人又深深地吸了口旱烟,便给我娓娓地叙说了起来……

1936年红军东征中,有十几名掉队的红军伤病员为追赶大部队来到这条黄河石崖边,准备寻找机会渡河。不料,被敌人发觉,他们藏在石崖半腰中的石洞里,敌人纠集了兵力包围了石崖。对着红军战士喊话劝降,但没有一个红军战士低头,他们在石洞里坚持了5天5夜,弹尽粮绝,最后面对滚滚的黄河,一个个跳入了滔滔的大河,这使围堵的敌人为之胆颤。敌人撤离后,老百姓自发地下去打捞红军战士的遗体,却未找到一具,战士们早已和黄河融为一休。从此,这座石崖当地人称为红军崖。

老人的讲述,把我带回了到那硝烟弥漫的战场,我为红军崖战士的壮举所感动。我想他们的伟大就像黄河这条母亲河在默默孕育着中华民族一样,“红军崖”战士的精神不也早已融入我们民族的性格之中了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到村庄里的小酒店买了一瓶酒,准备与老人喝几蛊。返回时,老人已经吃过了他女儿送来的饭菜,并给我留下了一份。他从灶膛里摸出两个粗瓷大碗,一个瓷碗里放着蒸熟后圆溜溜的透着鹅黄色的山药蛋,一个瓷碗里放着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莜面铐烙。老人用菜刀把山药蛋切成碎块,然后和莜面铐烙烩在一起,麻油炸葱和辣椒,浇进醋和各种佐料,看着好,吃着香。我拿出酒瓶,要和老人一起喝酒,老人闻到酒的醇香,兴奋地说:“好酒,好酒!”裂嘴笑了,露出已经豁了口的牙齿,使我想到了一幅题为《父亲》的油画。

我们各用大碗满了一碗酒,一边喝着一边聊天。热汗从额上淋淋漓漓地淌了下来。老人唱得一口好地方曲子,他端起酒碗说,为了感谢我的到来,给我唱一段戏剧唱段。他一仰脖子,一碗酒就下了肚。他拉开了腔,我以为老人唱一曲《大战长坂坡》或者《秦琼卖马》什么的,他却唱了一段《小寡妇》上炆,原本凄婉的词句在他浑浊沧桑的腔调里,别有一番凄凉。山风叩呜着没有山墙的木板门,发出咔咔哒哒的声响。耳畔不时传来几声夜鹰的哀呜,黄河发出骇人的声音,时而像欲绝的大哭,时而像压抑的悲泣,给这漆黑的夜晚平添了几分恐怖。老人告诉我,他l4岁就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跟着胡宗南的部队打到了河西走廊,在一次战场中受了伤,昏死了过去。长官以为他死了,丢下他,部队就撤走了。当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女人家里,这个女人是个寡妇,在上山给前夫上坟时发现他还有气,就把他背回家。他在这个寡妇家里养好伤后,就带着这个女人回到了黄河岸边的家乡。在河滩摆下了渡口,与这个女人一道过起了日子……文革中,他被关在公社的“学习班”,一队长乘黑摸进他的小屋,“害”了他的女人,女人性情刚烈,一气之下跳进了这滚滚的黄河……从此,他一个人在这个渡口生活,他说那个女人的灵魂还没有归府,夜夜都来陪伴着他……

夜,很深,很深了。屋外黑洞洞的,浓黑得如无边无际一块黑絮。那一阵紧似一阵的大风,更加快了木板门声的节奏。老人睡了,而他的故事总让我黯然神伤。这一夜我怎么也睡不着,蜷缩在一方炕角。如豆的煤油灯,在背风的墙角里拼命地摇晃。

我惊奇地发现,这油灯下面用块塑料布张盖着竟是一口棺材。我最怕见棺材,即使那里没有什么死人,也像有鬼魂和幽灵要跑出来一样。我死死地盯住棺材不敢移动。小时候听说的鬼怪故事不时出现在脑海。柴门咔嚓的鸣响使我又联想起“聊斋”中许多离奇的青面獠牙。我额上、鼻尖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没神、没鬼的……”我竭力壮大着胆,可心却愈加咚咚地跳起来。此刻,我的耳边又仿佛响起老人悲哀的曲子,那滚滚的黄河水在呜咽着,像老人的女人在一步一叩首地爬行而来。霎时,烛光呼啦一下被风吹灭了,黑黝黝的屋子更使我惶惶惴惴了,好像大风也故意在戏弄我白幼胆小的弱点。我不敢看门窗,索性扯上被子,似乎这薄薄的棉被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十万貔貅了。

我龟缩在被窝里,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意正浓时,屋外传来了野狼的嗥嚎声和看门狗发出的吠叫声。我和老人同时被如雷的狂叫声惊醒。老人看着我的熊样,开怀大笑:“害怕了吧?”并为我点燃起屋内的风雨灯。老人对我说:这里和狼碰面搭上几句话,那是常有的事。那次狼来叩门,这屋里还住着地区和县里来的几位同志。他爬在窗上一看,见一只修长的老母狼,两只圆鼓鼓的眼睛发出贪婪的蓝莹莹的光柱,他和这几位同志拿起家里的木棍,才把这只恶狼赶跑。后来,他才养下了这只看门狗,这只狗可起了大作用哩,狼再没敢来叩门了……

终于,天亮了。我走出屋外,只见天气晴朗,浅蓝色的天空映着大地。吃过早饭,老人用带着发动机的小木船送我出发了。在宽阔奔腾的河面上,逆水而上,行舟本是艰难,但对老人来说,无疑是勇气、技能、胆识的综合考验。小木船一离开岸,就被蜂拥而至的浪头掀得头尾倾斜,尽管发动机使出浑身的气力吼叫着,但急速飞流的黄河水似乎根本没把这小小的木船放在眼里,小木船还是被捆住了手脚,步履唯艰,老人的表情是严峻的,眼睛里射着炯炯的亮光,镇定自如地沿着他指定的航线前进。

小船在波浪翻涌的河水里挪动着,耳际那隆隆的机器声总是压不住咆哮的浪声,让人心惊胆颤,头晕目眩。我把眼睛紧紧地闭着,手死死扳着船沿,用颤抖的声音对老人讲:“如果不行,打道回府吧。”老人仿佛根本没听见,而是扯开了嗓门唱起了浑厚的黄河号子,像是给我壮胆。我睁开了眼,看到了小船在巨大的波浪中迎风破浪。老人不愧是从小长在黄河岸边的人,他出色的航行使小船几次化险为夷。此刻,老人的脸,不仅红光焕发,而且多了几分自信与自豪。

小木船经过艰难的航行,终于坷坷擦擦地靠岸了。我走下船,从口袋里掏出20元钱欲塞到老人的手里,可他却摆摆手,一分钱也不收。我好说歹说让他收下,老人却撑起渡船出发了。小船上老人频频地向我招着手,而我手里的20元钱却被揉得潮潮的了。

我伫立在黄河岸边,蓦然听到老人唱起了嘹亮而浑厚的黄河船歌。老人渡着一叶小舟,在浑黄翻涌的黄河中航行。初升的太阳将瑰丽的红纱轻柔地披在了老人的身上,使老人显得健壮魁梧。晨风掀起老人两旁鬓边的白发,也撩起了老人灰白的衣襟,犹如一尊雌塑倒的。倏地,老人的形象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他那朴实而真诚的处事待人,坚韧而顽强的生活方式平静而清淡的生活态度,将成为我人生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老船夫,你永远会伴我走过生命中的沟壑与坦途。

 

作者简介:刘振频,男,吕梁兴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在《散文选刊》、《黄河》、《山西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近20余万字的文学作品,其散文《故里婆姨》于2015年12月在山西日报发表后,编入《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散文卷》。联系电话:15035360890。

 

一、《牛笔文选》欢迎赐稿:散文、随笔、文艺评论、短篇小说、摄影作品、诗歌(古体、现代)。

二、作者凡是在其他平台刊发过的作品,请勿再投《牛笔文选》。

三、投稿邮箱:360867029@qq.com,作者简介、作者照片请以附件形式发送。

四、《牛笔文选》平台读者赞赏细节说明:  

1 . 赞赏于次月7日---10日结算并公示,11日---15日发放给作者;

2. 赞赏月累计不足10元的,不予发放。

3. 赞赏的60%定为作者稿酬发放给作者;

4. 赞赏的40%留作平台编辑、校对、制作、运营及文学活动等相关费用;

 


兴县新闻 基层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