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图说兴县 > 文化兴县 > 内容

打谷时节回故里

中国兴县人民政府网    www.sxxingxian.gov.cn    发表于:2017-09-19    来源:兴县人民政府网
打谷时节回故里      

刘振频

秋风糜子割不得,寒露谷子等不得。在秋分与寒露之间,是老家人最忙碌的时期。秋淹没田野,漫上山岗。成熟的庄稼淳朴健美,谷子黄了,黍子黄了,黄得比漫山遍野的黄土地更亮堂,更惹眼。沉甸甸的穗子随风涌动着,发出嗦嗦的细声,仿佛细浪舔着细浪,满沟满梁得荡漾。也有墨绿色的土豆,朱红色的高粱,白穗红杆的荞麦,但都点缀和勾勒着乡村的秋景。它们不仅结出饱满清香的籽粒,还结出谐和的氛围,结出亲切的家园气息。就在这和美的重阳季节,伯父打来电话,让我回家吃家乡的打谷糕。在我们这片山区,油糕可以说是上等美食了。人们把软米面和水拌起,上笼蒸熟,然后包上红枣馅子,切成拇指厚的薄片儿,用黄油炸过,油糕就做成了。那薄薄的椭圆形糕片儿,油黄发亮,咬一口,又软又坚,焦香可口。人们逢年过节,添红遇喜,宴宾请客,庆贺丰收,总要做顿油糕吃。尤其是秋收时的打谷油糕,别具一番山野风情。听着家乡的打谷油糕,就象一颗颗灿亮的珍珠迸在我的面前,话里行间,仿佛充盈着油糕的香味。

在一个天高云淡,风清气爽的上午,我乘坐客车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里,不经意间汽车来到了村口。我走下车便进入了村落对面的山沟里。不觉正直太阳已经西斜。沟内河水潺潺,晶莹明澈,随着沟内地形及巨大的岩石左一转右一柺缓缓地流入村前的大河。在这阴沟下的湿地上,种着一畦畦绿茵茵的菜苗,有碧绿色的蔓菁,深绿色的白菜,还有翠绿色的胡萝卜秧苗,在秋阳的朗照下,这些菜苗绿得失去了野性,很有一番韵味。两旁崖畔上,一丛丛一簇簇黄灿灿紫腾腾的野菊花,含笑盛开枝头,在秋风中不停地摇曳着;而那一株株高大的酸枣树,繁盛的枝头上,挂满了一颗颗圆溜溜红艳艳的酸枣儿,像玛瑙珍珠似的。走出山沟,透过错落有致的林隙,隐隐约约可便见自家村庄了。沟内平地上,种着许许多多的果树,这些俊俏多姿的苹果树,繁枝叶茂,斜枝横叉,上面是层层密密的果叶,下面是重重叠叠的果实。那硕大的红澄澄的苹果,椭圆椭圆的,犹如家家户户过节时晚上门前亮着的盏盏红灯笼,悬挂高空。这株株苹果树与那湛蓝的天空交相辉映,就像一幅幅很精美的风景画,精心地展示给大自然了。我踮起脚跟,顺手在颗树上摘一个硕大的果实,在衣服上来回蹭蹭,咬了一口,汁肉酸甜而可口,果汁甜在心窝里,果香一个劲儿直往鼻里钻,好不令人心旷神怡。

走出苹果地,跨过大河,便来到村子脚下大片面积的高粱、辣椒地。秋天的田野的确令人留恋,且叫我顿生爱意。像怀孕的少妇,挺举着硕大无比的肚腹,见了熟人腼腆害羞似的,也忍不住叫过路人多看几眼。这娇羞的高粱、辣椒似乎是一夜之间红了脸,疯了似地燃烧起来。远瞧,火红火红的,似西天玫瑰色的晚霞降临人间,又如一团燃烧着红彤彤的火炬,在向人们热情地炫耀着一张张洁红色的丰收喜报。走到田埂上,我的心更是欣喜。沉甸甸的的高粱穗子,一行一行排列着,每一块田野,都是一首抒情诗。那么大的坝,简直成了一份诗刊。我在田垄上漫步,远望,低头数着穗上的颗粒,心中快乐涨满了。记得父亲在世时,每到庄稼成熟季节,他总是来到这“诗刊”里读自己写的作品,又仔细地和别人的作品作着比较,并不比别人的差,这时他才真正体验到劳动的快乐。那是我不理解父亲的心情。我想,庄稼是在地里,看也长,不看也是长,有什么好看的?现在我才明白了,父亲是放心不下呢。主要的,他到地里是读着自己的作品,体验那一份劳动的幸福与快乐。庄稼,也许就像农民的一个亲戚,一个朋友,或一个子女一般,几天见不着,就会牵挂的。正在我遐思之际,田里传出一阵嬉笑声,原来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张可手臂,挥舞着银镰,将自己的爱凝在镰刀上,用镰刀有力的唇,不断地亲吻九月的馈赠……村民们油亮的背膀,在九月的阳光下站成一幅动人的雕像。山恋一样沉稳的肩膀挺立在茫茫的原野上,一头挑着日渐丰润的日子,一头挑着汗水浸泡的艰辛。哦,我的父老乡亲,你们宽厚的肩膀顶着春雨顶着秋霜,一次次从我记忆的屏幕升起来,生成一道永恒的风景。

穿过高粱地,爬上北坡,来到村庄,正值中午时分。见公路上收割庄稼的人们赶着满载粮食的车辆,接连不断地向村里涌来。村上有人家已打场了,小伙子露出黝黑泛红的胸脯,操纵着“突突”欢叫的小四轮碾着谷穗。打谷场上还不时飘来阵阵欢歌笑语。一缕缕袅袅的炊烟次第升起,炊烟是村庄的一只手,一阵风过,炊烟徐徐拂动,似在跟田间地里做农活的庄稼人不停地招手。现在我在轻盈飘渺的炊烟中,似乎看到有一种亲近感,看着炊烟就看到了家,炊烟随风舞动,那是亲人在挥手呼唤我们回家。

我来到伯父的院落,在村头的打谷场上,我看到了伯父,他不断地飞舞着木纤,碧蓝的天空中,雪粒似的谷子飘飞着,在阳光的映照下,象谁在空中撒下无数把碎金。风将秕谷刮到老远,留下饱满的小山似的金灿灿的谷子。伯父发现了我就问:“信收到啦!回来的正好,赶上吃打谷油糕”。我一听高兴极了,一边从口袋里掏香烟一边和他攀谈起来。伯父满脸喜气,快活地说:“打开场才几天,就有好几户人家的谷子上了万。看这黄乎乎的一堆一片,这都是金疙堆啊!咱庄户人就是痛痛快快地扑闹个好收成。”伯父说着,还不时擦着潮湿的双眼,我也深深地受到了感染。是啊,古往今来,有的人追求地位,有的人迷恋金钱,有的人贪图安逸,有的人醉心于一己的得失,而这些勤劳、勇敢、淳朴而又善良的农民,向往的是年年过一个丰盛的金秋,此时的伯父,已被这丰收景象陶醉了,那脸色那神气,就像高远的秋空,格外晴朗明快。当那双赤脚从风里雨里趟过来,从汗水里趟过来,走进这堆积着丰收的场上,该是怎样的踏实啊!

伯父领我来到家里,一进院子,呵!好大的气势!担水的,添炭的,蒸糕的,煮枣的。来来往往,热气腾腾。大妈把面袋里的糕面小心翼翼倒进大盆,然后用热开水大气泼起,双手使劲搓成窟磊,就是放开手不松散的块状就可以上笼蒸制了。大铁锅上架起笼屉,将拌成的窟磊撒一层蒸一会儿,再撒一层再蒸一会儿,直到有二寸厚时,就不能再撒了,互则糕面就可能蒸不熟了。出笼后,把刚刚蒸出来滚烫烫的黄糕放在盆里,双手蘸上凉开水,象和面一样把糕搓起来,搓到光绵软精为止。然后,大妈们把糕团放在大案板上,象擀面一样摊开,均匀地涂一层榨好的枣泥,象卷席子一样卷成一根粗细自定的糕棒子,再用线一卷一卷勒成一片一片的糕片。大块的炭在炉膛里爆响,成桶的黄芥油在大锅里滚翻,红光满面的大妈把着一柄大笊篱,一面和我打着招呼一面在油锅里捞着谷糕。油气满沟里飘荡,飘荡得整个村子都香喷喷的。至于糕的样式呢,除平常规的椭圆形糕片儿之外,又添了糕角儿或糕桃啦等花色品种。这当然脱不开大妈她们的手艺。大妈对我说:“这些年,大妈知道你在外面忙,不能闲回来吃打谷糕。今年你回来了,可好好吃顿家乡的油糕。”说着,大妈将饭桌摆在院落,盛上一盘香喷喷的油糕。这时候,打谷场上的男人们一个个乐呵呵的摘下脑袋上裹着的羊肚肚手巾,擦一把脸,回来吃糕了。受苦人的饭吃得就是香,有人等不及拿筷子,两手指伸进糕盆子里,捏出来软拉拉的油糕,他们一点都不怕烫,三口两口,几片油糕就下肚了。我坐在圆桌旁,大口大口地吃着大妈精心制作的油糕,是那样得香醇甜美惬意。整个饭场上笑语喧哗,热闹异常。叔父吃了三碗粉汤十八片油糕,他笑可呵地对我们说:“我年轻费饭,加上一前响的劳动,油糕最怕灰脸汉嘛!”。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片欢笑。刚过门的妻子红着脸埋下去咬着嘴唇偷偷地笑。西斜的日头也仿佛受了感染,仍慷慨挥洒着暖融融的光,由绿转黄的周围山坳里,秋蝉儿的吟喟仿佛更加快了节拍……

我坐在乡间的院落,吃着软筋筋的油禚,听着父老乡亲的乡间俚语,忽然感到自己置身于一种浓郁淳朴的乡情民风之中,一种大自然与人和睦相处的田圆诗通之中。不是吗?这浓浓的油香味,软软的软米糕,经过秋冬日久阳光雨露吹晒见干,沉重古老的石磨碾压,山间清纯的泉水濯洗,红火炊烟的熏蒸镏炸,谁晓得其间又凝结溶汇了多少大自然的日光月蕴雨露精华呢?据说糕面里有黍糖含有丰富的维生素。比之现代生活中的精细食物,品尝油糕实在是人类与大自然的一次回归与热吻。原本我们的祖先是多么地热爱自己生存的家园啊!他们即使是饥饿的年月,也不曾忘记,也许正是因此而有了吃油糕的风俗。

吃过午饭,只觉浑身热哄哄的,于是走到窗前,让爽风来解热。不觉正直夕阳西下,晚霞似火。那天空已露出了秋天特有的全部丰姿。纯而又纯的蓝罩着大地,那么幽寂,那么深远。那仿佛与天相接的南山在蓝的陪衬下,则更显其黄了。虽然有零星的绿点缀在之间,但黄的质朴和凝重却争相涌入眼帘。村民们背着秋粮,如展翅的雄鹰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盘旋而下,有人时不时还唱着小曲儿:村庄的庄稼长在山顶上/哥哥背来小妹妹来收/麻绳绳勒进肩膀子肉呦/沉甸甸的庄稼压得心里甜……背庄稼之苦,往往苦中有乐,小曲儿就是很好的佐证。

这时候,月亮已经从田野上爬出来,洒下谷味的清辉,在放倒庄稼的田野上如水波动,感觉整个田野的空间,都被月光灌满。土地以最大的肺活量呼吸着这谷香味的月光。这时空气很清爽,夜,静在月光里,山的影子好像在向你接近。一幅田园夜静图让人感到是如此的美好。借着月光,大妈在场里拧着放粮用的谷草囤儿。她蹲在那片小天地里,不稍闲地忙活二大妈快得出奇,拧起来亦格外讲究。出手的谷草图儿,简直就是一件粗犷壮美的艺术品。男人们在院里剥玉米棒,满场白生生的玉米皮软软地坐在下面,金灿灿的玉米堆越来越大。女人们在电灯下串辣椒。她们说红辣椒是秋的信号秋的旗帜。故乡人还说,辣椒同酒一样,没有哪个缺得了它。也许任何一种农作物都没有比辣椒更火红的。赤赤大红是吉祥的象征,热烈的象征。你瞧,她们用那灵巧的手穿针引线,把又红又长的辣椒一个个串起来,阵阵欢快的歌声像向晚的炊烟不断从院落飞出迅速漫出村庄。夜,渐渐深了。月光里有露水,直到露水湿了头发和衣服。这伯父又在玉米堆里挑选明年的种子。他挑了又挑,选了又选,粒大,锤长,色泽金黄。它们是下一年的希冀,下一年金秋的模子。这是故乡当了几千年家的农作物。然后,他把一串串红辣椒和一串串金黄的玉米穗挂在农家窑洞的窗户上或粉白的墙面上。伯父还有意要显示日子红火似的,把辣椒和玉米穗成串成串高高地悬挂在院落的大树上,深山的秋是挂起来了,挂一片金黄,挂一片粉红,挂一片乌金,挂一片碧绿。桂着一串一串秋歌,一颤一颤秋韵,一个又一个秋的故事。

当村庄枕着秋天而眠的时候,山村的夜幽清静谧。我安安静静坐在院落,细细心心地呼吸着空气。远处的河水正在轻轻拨动琴弦,连同秋蝉的细切汇成一支温柔的轻音乐。花果的淡淡清香,夜风的微微的流意,把山村的夜诗化了,我觉得自己也溶化在这夜色中了。

 

                     山西兴县公安局政工科

兴县新闻 基层动态